能投文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散文】那云宏:花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自: 時間:2019-07-23 點擊量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到一年花椒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鄉下的房前屋后、小溪邊、山坡上的空地,老鄉們利用邊角地喜愛種花椒樹,既能收獲調料自吃或交易又能防止牲畜侵入毀壞農作物,一舉多得,而且日常無需太多的照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椒樹沒有桃樹、梨樹、核桃樹那么高大、粗壯,花椒也沒有桃子、梨子、核桃那么惹人喜愛?;ń窐渲皇且环N落葉灌木,不論土地是否貧瘠都能成長,枝上長有令人生畏的刺,果實為暗紅色球形,陰干去掉黑色的種子就能作為香味調料,健脾開胃,密閉保存,常年香氣不散?;ń冯m小,可耐人尋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你從花椒樹旁走過,你會發現花椒樹葉特別綠、特別油,而且有一種淡淡的麻麻的味道,嫩芽涼拌,不禁讓人垂涎三尺,胃口大開?;ń菲鸪跏乔嗲嗟?,和花椒葉的顏色沒有什么區別。因為是太陽的兒子,更像畫家打翻了調色盤,紅元素與日俱增,高粱粒般大小的星星點點的紅球一天天多了起來,在農歷六、七月幾乎全部紅透了,花椒也就熟透了,從樹干到樹枝演繹血染的風采。采摘花椒是一件艱辛的事兒,稍不留神手指就會被刺扎破,只要有耐心,小心一些就會沒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食用花椒最大的用途就是取其麻味去腥,比如釀制麻油,煮魚、炒牛、羊肉放花椒可以去腥……有的人直接用蘸水腌青花椒當下飯菜,花椒成為舌尖上的美味。每當烹飪這些佳肴時,大人總會支使自家的小孩屁顛屁顛地、高高興興地從樹上摘一把生花椒直接放入鍋里,原汁原味。別人要是在自家的花椒樹上摘一小把花椒拿回家吃,主人是不能制止的呦,否則就是自己小氣,據說這樣花椒會一年比一年結得少,體現了鄉間的包容與和諧。做菜時花椒用少了,起不到去腥的作用;放多了則舌苔發麻;唯有不多不少就能讓珍肴異饌錦上添花,依個人口感只有用心考量才能把握好這個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這樣一句俚語叫做“湖南人不怕辣,四川人辣不怕”,確切地說四川人的辣是麻辣,一顆小小的花椒成就了舉世聞名的川菜菜系。大理白族著名的三道茶依次為“一苦、二甜、三回味”,聰明的白子白女們在第三道茶中加入了花椒,賓主舉案齊眉互敬,入口就有一種麻麻的爽爽的感覺,需要投入地慢慢地品,妙喻先苦后甜再回味的人生三部曲,的確耐人尋味,回味悠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顆小小的、毫不稀奇的花椒奉獻自己,大大地成就菜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愛花椒,我也愛吃花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彩彩票唯一指定